三月笛

三月笛的全部作品

不问归途
不问归途
我一直以为我家重女轻男。 书包我先挑,鸡腿我先吃。 弟弟永远用剩下的。 直到有一天,我爸在家庭群发了个红包,我妈说:「随便花。」 我弟说:「爸,发错了,这是大群。」 然后他俩立刻撤回。 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有一个将我排除在外的小群。 家里所有的房子都是弟弟的,一点也没给我剩下。
三月笛全本2万字